约炮抽烟纹身有什么了不起,有本事你过个顺利的人生看看啊

“泡夜店、纹身、混沌、约炮这些事情看似很酷,其实这些是一点难度都没有,只要你愿意去做就能做得到。更酷的应该是那些不容易做到的事,比如读书、健身、赚钱、用心爱一个人,这种在常人看来无趣且难以坚持的事情。”

 

今年的《奇葩大会》上,有个叫赵大晴的选手成功引起了踢踢的注意。

客串户籍调查员的老奇葩董婧问她:“你哪儿大啊?”她低头看了看,回答说:“就是,嗯,胸比较大吧。”当然这不是我关注她的理由。

这个94年姑娘的人生信条就是领略更多的可能性。她高二开始穷游十三个国家,独自在印度这样对女性不太友好的地方呆了一个月,还体验了一把恒河烧尸。

半夜没事干了,她会去北京二环徒步走一晚。面对一个只见过六次面的人,她毅然闪婚,一年之后又离婚。

提到理由,她说,“婚姻不是那么沉重的一件事情,如果我没有做,我背后一定会抱着被子哭的。”所以,她穿着牛仔服,戴着淘宝买的20块钱的头纱,就飞去美国结婚了。

 

按流行的说法,赵大晴肯定是“有故事的女同学”。

向来强调诗和远方的高晓松更是用一段金句来点评:“早晚被生活打败,只是你坚持到下半场的什么时候。换人名额用完,体力用光,最终还是被生活打败,所以当你有能力的时候,一定要狠踹生活。因为生活不会因为你胆小怯懦,什么都没干而饶了你。”

这话说得,煞是响亮。要是踢踢还18岁,一定鼓掌叫好。然而,身为一个87年的老菜皮,我要说,牛×的人,不会哀叹被生活打败,也不必着急狠踹生活。他们有足够的能力与生活和解。

 

赵大晴的人生观当然没有问题。某种程度上,这还是很多人心心念念却又不敢尝试的生活。在这个意义上,她很勇敢,也很有趣。

但如果以此作为依据,引申出一种观点,特立独行才高人一等,与众不同才无愧此生,那也太看轻奋斗在寻常道路上的每一个你我了。

踢踢平时不太举生活中的例子。毕竟做人太正太好,奇葩朋友太少。难得几个要省着用。但今天,想要说一个同龄人的故事。

这个人大学里就骑行西藏。毕业之后就没有工作,四处游历,在尼泊尔做过土产小生意,在土耳其当过滑翔伞教练,稍有结余就继续旅行,拍很棒的照片,走更多的地方。当然,还和不同的旅伴一起。

乍看起来,这是多少人向往的状态。以背包客、旅行家的身份做分享的时候,他始终强调“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”的标签。得到的反馈,也都是“年轻人就应该这样”,“就服这种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人”。

但事实是,骑行西藏的时候,为了省钱,搭的火车是逃票的。选择尼泊尔并不是因为当地的风土人情,而是物价比较低。从土耳其回来,并不是想要重新上路,而是没有工作签证却私下授课,遭同行举报之后被遣返。哪怕是单纯的旅行,也因为和答应包办食宿的旅伴闹掰了,无奈之下,只能刷妈妈的信用卡回国。

同一个人,同样的经历,不知道说起这个版本,还有谁会羡慕。

 

体验人生是好的。谁不想看看外面的世界,见识别样的风景。不同之处在于,我们辛辛苦苦挣着薪水,盼着假期,都是为了那份要靠自己过上更好生活的决心。而有些人披着独立的外衣,抄着享乐的近道,代价却要别人来承担。

荒谬的是,在今天这个崇尚自由和多元的时代,后者常常戴上政治正确的冠冕,成为敢作敢为说走就走的表率。而前者却因为人皆如此,而被划入平凡乃至平庸的范畴。

人生不是只有表面功夫。说严重一点,肤浅的诱惑其实会误人。

尤其是青春年少,荷尔蒙正盛,总想着要过狂拽酷炫的日子,做完全不同的事,卯足劲头想要狠踹生活。看到别人的新鲜尝试,就怦然心动,甚至怀疑乃至鄙视自己的人生。

但这种“不同”,放在全球70多亿人口的背景下,究竟还有多少含金量呢?借用多丽丝莱辛的金句,所谓人的成长,其实是“不断发现个人独特的经历原来都只是人类普遍经验的一部分”的过程。

那些憧憬着出门远行真爱闪婚,把自私自利当成自由自在的“幼稚鬼”啊,真正的自由独立不是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,而是明白自己真正要什么。

如果看到好玩的就心动,看到耍酷就效仿,人生的巅峰恐怕就留在心智未开的青春期了。哪怕想着和生活大干一场,至少先攒点粮食弹药,好打上一场持久战呢?

 

我见过太多人,度过长达20年的青春期,然后一步跨入更年期,哀叹,埋怨,逃避,说人生的路越走越窄,说社会和体制的不公平,说生活就是一场无聊的游戏。

问题是,当别人在拼命加班,在学习迭代,在投资理财的时候,他们又在干吗呢?

之前看过一段话:“泡夜店、纹身、混沌、约炮这些事情看似很酷,其实这些是一点难度都没有,只要你愿意去做就能做得到。更酷的应该是那些不容易做到的事,比如读书、健身、赚钱、用心爱一个人,这种在常人看来无趣且难以坚持的事情。”

生活本来就不容易,所以我们如此努力。约炮抽烟纹身有什么了不起,有本事你过个顺利的人生看看啊。

加入讨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